> 扑灭黎明 > 第一卷:旧世之虹 第十一章.日冕号的夜
参加书架推荐本书

商旅无忧crm系统_第一卷:旧世之虹 第十一章.日冕号的夜

小说:扑灭黎明作者:狼家二萌神字数:3522更新时间 : 2020-09-06 00:15:50
    越临近日冕号,这座通体漆黑的空间战列舰给人的压迫感便越强,当陆远望到它时,日冕号就占据满了视野,无论如何环顾,都只是钢浇铁铸样的舰体装甲。

    密集排列开的廓灯比如这个冷酷外神的一万双眼睛,虽然,以陈腐传说中的神灵来相比日冕号,某种形式上反而是对日冕号的轻视,

    舷窗外,不可计数的无人机群穿梭而过,无休止地维护着日冕号舰体设施,这些“工蜂”哪一只都不比陆远所乘的空天机尺寸小,而卖力出舱修补外部零件的工程宇航员光每日总出勤量便是一个极为恐怖的数字。

    “注意,一分钟后开始与领航机对接,所有人员,请勿离开座位。”空天机飞行员提醒道,陆远旋即感触脚下震动消失了,意味着空天机的动力在归零。但很快,两架犹如扁平方盒的领航机靠近到空天机机头两侧,伸出电磁拖曳索附着住,方盒四角放下帮助推进器,迅速朝日冕号机库驶去。

    穿过机库磁场气闸,空天机停在了一群期待泊入的各式舰船后,不外这也不碍事,此时已经允许搭载舰内接驳飞船了。

    伞兵们在陆远背后列的长队排得歪歪扭扭,这些征尘未洗的男人们不绝打着呵欠,疲态尽显。陆远揉了揉微微发红的眼圈,见身旁另有个挂总部饰绪的高级军官侧面相看,勉强道:“地表尘土比力重。”

    “我们都办事于宙盟,上尉。”军官颔首道,他的身材极为高峻,以至于能略略俯视着陆远,而陆远也很容易地看到了他鹳骨上一块遮掩在帽檐阴影里的暗色胎记。

    “是的,上校。”陆远颔首道,这个军官的声音有些耳熟,陆远却记不起究竟在哪个场合听到过,不外他一般也碰不到这种手腕铐着公牍箱的总部军官,总部的精朱紫儿哪里舍得靴底沾泥。

    陆远也不欲多问,沉默沉静片刻,两机接驳,这位总部军官压了压军帽,其上的银绞绳鹰徽熠熠生辉,语气漠然道:“愿你们的牺牲有所代价,再见,陆远上尉。”说罢踏上总部专属的飞行器离去。

    陆远有些纳闷这位怎么认得自己,衣服上也没什么铭牌之类的,陆远抛开无关念头,领着伞兵们上接驳飞船,向驻地而去。

    第28伞兵大队所属的机动师驻地内人影寥寥,偌大的集结场只有几辆陆战坦克撑局面,鹰谷星地表战斗关乎舰队生死,容不得机动师不投入一切堪用的作战军备。

    这就算是到了家,陆远随便找了个有软垫的椅子一屁股坐下,招招手示意岳东带伞兵们归去,看人走光了,陆远马上脑袋埋进膝盖里,无言许久,也不知他究竟在想些什么,大概只是单纯的放空思绪。

    直到地勤发明了陆远,递给这个满身邋遢的伞兵一条热毛巾,陆远才不那么颓唐,他大口大口呼吸着毛巾的馨香气,道了声谢,又托地勤去他的单间拿几件洁净衣服,他不想脏臭味道传到唯一一个他能彻底松弛下来的小窝里。

    笔挺军装换上,神采飞扬的精气神自然溢了出来,陆远也不隐讳,摸出内兜里藏着的钢酒壶灌了几口,然后直接送给了地勤,这个地勤小哥看着陆远快步离去的背影,端着酒壶扔也不是收也不是,无奈大喊道:“嘿!你要去哪?!”

    “军法处!”陆远头也不回地喊道。

    众所周知,日冕号很大,单是为了五十多万名编员的平时交通,舰内便铺设了密如蛛网的磁悬浮快轨。虽然作战步队全数投放,但这并不干涉干与文职与工程人员的日常事情。

    陆远无视了周围投来异样目光的人群,他对着最近的某个文书女官咧嘴笑了笑,然后掏出一包烟,对着她晃了晃,抽出一根点上,烟气稠浊着酒气,一股脑弥漫到她精致的天鹅蓝制服裙上。

    在纠察队满站点找人时,正主陆远在监控盲点又淡然自若地抽了好几根,这就是军衔没升到校级前的少数快乐了,只要没植入AI芯片,那么陆远就能耍地民风纠察队团团转,胆量够大,溜溜宪兵陆远也不是没干过。

    不外陆远再满腹牢骚,到了舰桥四周,他也不敢乱来了,舰桥担负着整艘战舰的一应事务,并且日冕号作为旗舰,舰桥区特别配有一套听从于远征舰队司令,茹法瑺元帅的指挥机构,连卫兵们都是接受过铁驭训练的精英,防卫不可谓不慎重。

    幸亏陆远不必进入焦点舰桥,虽然他也没资格进去,他轻车熟路地找到了军法处,接待员显然认识这位常客,戏谑道陆远这次又犯了什么错误,是聚众打牌照旧违规饮酒,比及陆远说出自己犯的事,接待员不禁竖起大拇指,连说陆上尉公然牛批,这样竟也能自个儿来领罚,而不是宪兵押着来。

    但陆远早受罪早完事的想法落了个空,接待员体现卖力这个级别的军纪案件不会轻易视之,需要规律审议会处理了,也就是说,陆远这次没法跟以前那样乱来已往了。

    接待员温情提示好好享受最后几天的自由日子,陆远郁闷不语,也不知道师部究竟有没有打招呼,看鲍大校那副大发雷霆的模样,倒极有可能是打招呼狠收拾他一顿,不外陆远也乐得暂时好吃好喝上一段时间,禁闭炊事再差,那也比应急营养素强。

    陆远无所谓地走出军法处,迎着日光伸了个懒腰,舰内生态圈对标起时常要戴净化器才华呼吸的荒凉星球,那纯粹就是天堂。

    陆远懒腰尚未伸完,便望见远处人群里一个手铐公牍箱的军官,辨出了那块胎记,心说不愧是总部的人,到哪儿都牌面。等走近些,陆远眼尖,看清了他胸口新别上去的铭牌,念到,总参上校卢云忠。

    卢云忠?陆远瞬时回想起那个命令他想尽一切步伐瘫痪伊凡雷帝机甲的卢云忠上校。陆远有些疑惑,一个照料怎么会出现在鏖战中的地表星碑要塞。

    疑惑一闪即逝,陆远没兴趣深究,他目光冷硬地看卢上校在卫兵簇拥下送入焦点舰桥,陆远听从命令,但不代表他会喜欢一道叫他和他的弟兄们去送死的命令。

    陆远怏怏不乐地回到伞兵驻地,独自一人洗漱完,清点着这场鹰谷星要塞战究竟牺牲了多少伞兵,数字高到陆远心揪地慌,默默写起阵亡通知书,写上一个个灰色的熟悉名字,再把摞高的信封闭进保险箱,里面全是将由陆远亲手送达的几百封令人绝望的信,他盯着办公桌旁的一张合影,看到失神,那些年轻人们意气风发,在合影里栩栩如生。

    在这个毫无生气的星域里,两轮太阳相互西升东落,几天已往,没人来审查陆远,反倒是传来了归并伞兵残部准备重组为一个新大队的消息,并由陆远接任临时指挥官,他读过命令,随手揉成废纸,不知哭或是笑。

    机动师驻地陆陆续续多了些生气,血战余生的伞兵们返来做的第一件事无不是闷头睡上一天一夜。陆远经常独自坐在集结场的全息投影屏前,烟不离口,酒不离手,他看着太空中正在修建的穿梭光碑,这六片似乎大理石质地的弯曲旋翼淌满了无数士兵的鲜血,却也是无数士兵们唯一的慰藉。

    家。

    陆远回想着出发时,在宙神星上空那座巨大的旋翼光碑,每有一艘战舰没入光碑喘振点,即会有一线横贯万里的加快蓝光飚出,光碑的六片稳定翼扩展到极限,才容的下日冕号,那幅银河落九天的画卷,刻到了史册,刻到每一个远赴他乡的士兵心里。

    光碑里那片永恒流动的漩涡有无穷的魔力,一直让陆远盯到双目干涩也不肯挪开眼,于是他发明了光碑后某片区域的玄色在减淡,他扫过屏幕下实时传输的跃迁数据,自嘲地搓了搓颌下乱糟糟的髯毛,低头灌酒,所以他自然也就没看到成群掠去的战舰。

    “凭普世之万物,发财国之誓言,禀尽瘁之忠义,吾爱得以奉献……”陆远轻轻哼唱着,这是每一个宙盟百姓自孩提时所教会的第一首歌。身旁零星几个伞兵和着节拍随着唱了起来。

    “此志无怨无悔,此意不惧考验……”经过的伞兵们无不参加到合唱中,他们抚着胸口,望着悬于墙上,那个威严的宙盟鹰徽,浑然没在意日冕号在徐徐变向,保护着的巡洋舰冲刺飞过,如临大敌般瞄准着正在延展跃迁区域的光碑之后。

    “有彼巍巍远国,吾辈久已有闻,慕者奉如至亲,知者识其至伟……”他们同样不知道就在同一时刻,舰桥里也有人在轻唱这首曲子,然后束手就擒。

    “守土不以士众,亦复难谒其君,雄垒铸于坚心,牺牲成其荣耀……”许多伞兵哭得难以自已,就在回家的前夜,却又牺牲如此多的战友,一旦光碑跃迁区域延展完毕,那么舰队就会启航归程,把数以十万计洒尽热血的年轻人抛在一片永远不返来的星域,再寻不到他们一丝踪迹。

    曲未终,已是悲音,陆远转头擦拭着眼角泪水,他不能让伞兵们看到指挥官脆弱的一面,转头的瞬间,他突然定定地看着全息投影上一角,光碑之后在凭空跃迁出舰队?舷号49?是当年的诱饵舰队首舰!那是什么?它开火了!

    红光急闪,警报骤响,舰内紧急广播急遽报道:“敌方舰队!”

    “战斗警报!!!”

  请记取本书首发域名:wwww.xiaoshuosk.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sk.com
网站舆图蜘蛛舆图
友情链接:嚯棌綾财经网  600015娱乐网  奇点学前机构  26教育网  955251军事news网  奇点提高学历网  炙热框框教育网  熔絾钶新闻网  阿峰骥风旅游网  好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