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扑灭黎明 > 第一卷:旧世之虹 第一章.星辰之下
参加书架推荐本书

海尔的crm网络_第一卷:旧世之虹 第一章.星辰之下

小说:扑灭黎明作者:狼家二萌神字数:5556更新时间 : 2020-09-04 12:23:28
    阵雨事后,高积云伴着风儿从天空中不绝掠过大地,阳光透过云层,在人间留下云的影子。金黄的小麦随着风的偏向轻轻荡漾,丰腴的穗子沾满了雨水,站在土丘上垂着头望向远方,麦芒轻轻扫过陆远的鼻尖,酥酥麻麻,就像一阵电流,从皮肤一直痒到灵魂。

    他伸手拨开了眼前的麦子,秋日里光辉灿烂的阳光从云层漏洞中醒目而出,平原丰收的景色尽收眼底。

    “陆远你看那!鹰!”她喊道。

    陆远闻声站直了身子,一阵风从远方而来,吹皱了麦浪,也吹乱了她飘逸的长发,那瞬间,似乎整个世界都静止了。

    而在不远处鹅卵石堆叠的堤岸上,一头老鹰振翅而上,朝着云层流转中藏匿的太阳飞去。

    “快看呐,那只鹰!”她踩着秋雨后的泥土,追逐向高飞无踪的鹰。

    “等等!”陆远刚伸脱手去,万千金光却撕开云层,那永恒的太阳瞬间将光和热洒向人间,它雄伟地燃烧着,膨胀着,不可抵抗的热度烤融开陆远的每一寸皮肤。

    就像雄鹰,注定向阳而死。

    ……

    “啁啁啁啁啁啁~~”鹰独占的鸣叫声扰动着陆远的思绪。虽然,他身边并未立着一只择人而噬的鹰,但他简直就在鹰的腹中,就在行星高轨道之上。

    角鹰式轨道输送舰,包罗陆远在内,第28轨道伞兵大队,数百名全副武装的伞兵,都是这头恶禽的腹中餐。

    血肉角鹰,机器角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有一点完全相同。

    它们永远嗜血。

    永不知足。

    黯淡的机舱内仅有几盏指示灯亮着,一闪而逝的光芒越过了一排排身着空降战斗服的轨道伞兵们。尽管可视面甲遮掩了面容,但陆远那一双酷寒的黑瞳就如同全域战机外的引擎焰,燃烧、致命。

    战争。

    从不绝止。

    “警报,敌军地表防空展开,本舰正在进入高轨道,空投将于三十分钟后开始。”舱内广播毫无生气地响着,而陆远则握着伞兵荣誉短剑挺身站起,大声训话道。

    “此次行动必须以最勇猛,最果断的姿态打倒敌军抵抗,夺取星碑要塞,为舰队归程跃迁提供地面引导!打完这一仗,我们就能回家!”

    “伞兵们!”陆远吼道。

    “另有没有人要交遗书的?!”

    一片沉默沉静。

    “很好。”

    陆远坐下,一边轻点感到手套,再次启动了战斗系统自检,尽管战斗早就融进他的骨髓,但他永远只有一条命。

    甩甩头,驱散了些微眩晕感,陆远知道这是保护舰队在行星中轨道拼死屠杀的鏖战余波震了过来,也许下一秒就会有一发反物质湮灭炮击中这架输送舰,把所有人眨眼间湮灭成灰烬。

    真正恐怖的不一定是死亡,而是期待死亡,从军多年,陆远已忽略掉太多战斗无关的情感,只有在奔赴死亡的前一刻,陆远才容许自己追念那些越来越模糊的影象。

    于是陆远记起在远征前一夜,他嘱托朋友卖了他的冲浪艇,朋友好奇陆远为什么要脱手这条性能上佳、能轻松驾御住大洋怒涛的竞赛级冲浪艇,而他望着停泊在母星轨道上的远征舰队,骄傲地体现那才是他的新赛场。

    陆远早忘了这场远征连续了多少个母星标准年,但肯定在第一年,陆远就明白战争从来不是一场公平竞赛,敌手永远不会遵守规矩,也没有规矩,输了,也决不会有人听见你漂浮在深空中的哀嚎。

    回想不见得总是美好,就像陆远不知道另有没有时机用他那条冲浪艇卖了的钱去喝瓶啤酒,也不想去算这场旷日长期的战争到底把他多少熟悉的面孔酿成了灰白遗像,陆远底子记不清他给多少个战友鸣响过礼仪枪。

    陆远仰起头,看着漆黑的机舱顶板,区区几厘米的高能合金外,便是绝对零度、伽马射线、超微陨石、引擎废热……随便哪一种都能轻松收走他的小命,陆远叹口气,手指敲了敲额头,却碰到可视面甲,随即触发了任务提示。

    轨道突袭BSC93-7“月华”行星上一个配备了强大防空火力的星碑坐标塔要塞,地面星碑是判断出舰队所在星域精确位置的重要依据,毫无疑问这座要塞里里外外驻扎满了敌军步队,陆远甚至不能肯定他一定能活过落地的第一分钟。

    陆远的腕表“嘀嘀嘀”地一连响过十二声,尽管可视面甲有时间显示,但陆远仍习习用这只临行前父亲赠予他的表,他看过表上的铭刻,默念着这句话。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我倒是想有良夜去走进。陆远自嘲地想到。他和数十万名服役于始天子号空间战列舰的士兵们一样,以荣誉、忠诚、胜利、故里来勉励并慰藉着自己,以支撑过这场看似永无终点的征程。

    舰队穿越过一个个星域,一个个年轻人血洒战场。

    BSJ20-9猎户星战役,第28轨道伞兵大队率先空降,伤亡87人,陆远,晋升中尉。

    BSJ21-3c雷神星战役,第28轨道伞兵大队率先空降,伤亡141人,指挥官阵亡,由陆远署理。

    BSA06-4哨卫战役,第28轨道伞兵大队奋战多月,伤亡过半,陆远,晋升上尉。

    红闪电,青色环,这是伞兵臂章,一杠三星,这是陆远的军衔。陆远眨眨眼睛,分不清机舱内的噪音是风鸣照旧某种特殊的呜咽。今夜事后,若是另有余生,若是还能回到母星,陆远不知该如何去面对,该如何硬起心肠,才华把阵亡通知书递给那些痛失所爱的家庭。

    267.

    这是陆远写过的阵亡通知书次数,这是陆远那些葬在星空,灵魂永远回不抵故乡的战友们的人数。这是陆远永远都不想再增多的数字。

    远征前,300人的伞兵大队照了一张合影,厥后陆远摘下了这张全息合影,只挂在了自己的办公室,哪怕陆远再回到母星,也只能在那儿找到同伴,去征服曾经夸口过的星辰大海。

    无数次战役战斗闪过眼前,现在转念一想,似乎都有薄雾飘散笼罩着,无论怎么去想,都只流于外貌,不肯意深挖。

    陆远侧头扫过身边的伞兵们,他们依然沉默沉静,依然相信会一如既往地踏向胜利,依然把自己的性命交于指挥官手中,去趟平最艰险的路,无惧流最多的血。

    陆远突然想起自家庭院外的那一片木槿树,每逢清晨,朝霞给木槿花镀上一层辉色,湖泊吹来的风会微微扬起她挑染着三色堇紫的短发,哪怕是曙光也夺不去她一分美丽。然而她的容颜,就如随风而逝的木槿花,徐徐隐去。

    “注意,空投将于十五分钟后开始,重复,空投将于十五分钟后开始。”广播响起,于是陆远知道,时候到了

    陆远走过舱内,对视过每一个伞兵,给每一个伞兵行过军礼,陆远单手抱着头盔,他的吼声盖过一切杂音:“弟兄们,知道我们要去面对什么吗!!!”

    “仇人!”伞兵齐声回应。

    “每小我私家都知道我们要去做什么吗!”

    “战斗!”

    “报告我,什么在期待着我们!”

    “胜利!!!”。

    “报告我,什么是轨道伞兵的信条!”陆远用力拍着伞兵臂章,吼道。

    “无所不至!”

    “无所不惧!!!”伞兵们吼叫道。

    陆远将所有情绪抛之脑后,他只需要最纯粹的信念,去战斗,去杀戮,去赢得胜利。

    去回家。

    “那就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战斗着装!”

    陆远一声令下,伞兵们飞快配装起POA3型空降战斗服,一片片高强度防弹甲置入战斗服要害部位,无壳弹步枪斜握,荣誉短剑放进胸甲。为故乡而生,为战争而死!

    “设置抗压系统!封闭战斗服外帮助反重力装置!”

    座位所属的机器手调校过战斗服参数,轨道抗压模式开启,好让伞兵能经受住严峻的过载压力,另外一个精密小巧的重力泵置入战斗服腰部挂槽,确保伞兵落地后的高机动力。

    “叫醒战斗武装,预热动力装甲,绑定进隶属空投舱!”

    舱板下一架架肩扛电磁炮,手持等离子剑柄的战斗呆板人激活系统,与抱着枪戟的动力装甲一起装进武器舱内。

    渐如睡龙睁目,机舱内红芒乍起,令人心悸的气息弥散着每一个角落。

    “进入人员投送载具!”舱内座位展开,赫然是一个个泪滴状的空投舱,伞兵们隔着厚重舱板相相互望,眼神刚强。

    广播接入到空投舱内,机器女声恒定地播报着:“注意,注意,空投将于五分钟后开始,请指挥官确认。”

    陆远重重敲下确认,一排排空投舱顺着滑槽吊运到预定位置,舱门徐徐打开,陆远瞧了瞧外边惨淡无限的太空,他会穿越正在猛烈交战的行星中轨道,穿越大气逐渐稠密的近地轨道,冲过大气层,直达地面。

    而陆远知道他已经准备好了。

    “注意,注意,空投将于一分钟后开始,重复,空投将于一分钟后开始,倒计时,59秒、58秒……”倒计时向末尾念去。

    “倒计时,30秒,反冲引擎笼罩热障模块。”

    “倒计时,10秒,座椅翻转,启动抗过载压力。”

    “倒计时,5秒,”陆远手边的高度计上一列骇人的数字:“34122千米。

    “倒计时,2秒,主引擎点火。”

    陆远深呼吸道:“弟兄们……”

    “我们地面见。”

    “倒计时,1秒。加快器启动以及……”

    “要么地狱见!”

    机器女声纹丝稳定:“投放人员。”

    舰上空荡,只见挂索微微晃动,倘若这颗沦于战火的星球上仍有一对恋人于夜空下相拥,不久后定能从相互肩后望见一幕盛景:数百,数千颗流星光辉灿烂而来。

    只是,他们没有许愿的时机了。

    悬停于中轨道的敌军战机守护在母舰旁,飞行员们凝望着那一条条炽热尾迹,旋即鱼儿入水般压下机头俯冲而去。

    但他们追不上。

    “3万千米!第二推进器,加力!”空投舱外骤然爆出一抹蓝火,空投舱猛地一颤,速度计已然突破三十马赫大关,但依然在不绝加快!节节攀升的过载高G将陆远五脏六腑逐渐拧成一团。

    夜空冰蓝,无数恒星递来的光芒耀过。

    “2万千米!控制,1C模式!”耗尽燃料的第二推进器疏散抛出,陆远喉咙里尽是血腥味,越来越强的惯性力要把他整小我私家压扁,陆远似乎听见到胸骨凹陷下去的声音,听见自己“呼哧呼哧”的粗重喘气声,随后他彻底陷入黑视。

    “1万千米!舱内压力控制!”无法忍受的过载重力正一点点剥夺走陆远的神志,耀眼与惨淡的光芒一轮一轮地瓜代掠过,却照不亮舱内几近昏阙的伞兵。

    暗中正在褪色,褪色到蓝与暗的分界线被迅猛掠过。

    “5000千米!舱内温度控制!”纵然是宙神的一颗泪滴,跌入云霄时也胜过星辰,大气极速摩擦着舱壁,燎起熊熊尾焰,舱内顷刻置身熔炉。

    酷热炙烤着陆远每一块皮肤,但陆远对峙着昂起头,睁开眼,他要清醒着,踏入人间!

    “2000千米,近地轨道!进入敌防空炮火范畴!”地面的反轨道炮火汹汹而来,就像骑士决不会在弓箭手抛射箭雨前止步,没有一个伞兵选择迂回下落,他们不屑,他们骄傲!他们来自天国,人间的箭矢注定徒劳无功,他们蔑视,蔑视!

    “500千米!反冲引擎点火!”空投舱顶部脱离开隔热板,反冲喷口飚出蓝焰,烧蚀质料黄油般融化开来,短短几秒,便是稀疏云彩、雷狂风雨、再是万里无云!

    “100千米!准备撞击!”卡门线倏忽越过,座椅翻正,在血液涌进脑袋前的一刹那,陆远先握住了步枪!

    “轰隆隆隆隆隆隆隆!!!”空投舱猛然坠地,掀起无与伦比的打击波,流星下无数猖獗逃窜的人群马上朝着一个偏向拜倒,气浪裹挟着漫天烟尘,在宣告。

    他们双脚着地!

    踏进地狱!

    “出舱!”落地打击再磅礴也不可能阻止住伞兵,一股股滚烫蒸汽灼过面甲,火星如瀑泻下,陆远忍着剧烈痛楚一脚踹开舱门,放声咆哮!

    帮助重力泵解封,喷出两道气流,陆远直接一个迅猛超等跳,跃向不远处的防空火控塔,尚在半空,陆远便是极快的三发点射,在双脚踏上塔顶前,便凶猛地刈倒面前所有敌军。

    陆远就地一滚,步枪的无壳弹切换至脉冲弹,挺身站起,奔到墙角,稍稍身子右倾,脉冲弹发作出强烈蔚蓝闪光,陆远稳稳压住枪口后座,拐角处机枪巢立即化作飞灰。抽枪,瞄准,扣扳机,控后座,一气呵成!

    不需要任何话语,陆远四周的伞兵们同样顶着硝烟跃上火控塔,接连击毙了十数个指挥室外的卫兵。伞兵打击手随即跟上,压低身姿往防爆门投掷出破甲手雷,难以撼动的防爆门被特种手雷产生的聚能锥烧凿地千疮百孔,只消陆远一撞便纸糊般碎裂开。

    破门刹那,陆远背后的支援手们迅速丢出眩晕标识弹,可视面甲无视了足够暂时致盲致聋的光波音波,并准确地标出了一个个鲜红的人型图案,待眼前规复清明时,满地皆是被陆远枪枪点穿眉心的尸骸!

    “动起来!动起来!时间就是生命!”陆远叫道,人群让位给技能军士以让他展开便携电子抵抗设备。

    空降在火控塔周围的尽是带有特种装备的伞兵们,他们置换出敌军防空信标,调换为己方硬件。时间飞逝,身在敌巢,多延误一秒钟都是莫大的危险。技能军士飞速调试好信息入侵仪,功率全开,截取出敌军信号,只要顺藤摸瓜黑进去,要塞的中央火控指挥塔则尽在掌握,随后就能控制住要塞对空防备!

    陆远往破碎的防爆门外望了一眼,夜幕灿丽,天神宙斯掷下他的权杖,化作闪电,劈中人间最结实的堡垒!

  请记取本书首发域名:wwww.xiaoshuosk.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sk.com
网站舆图蜘蛛舆图
友情链接:嚯棌綾财经网  600015娱乐网  奇点学前机构  26教育网  955251军事news网  奇点提高学历网  炙热框框教育网  熔絾钶新闻网  阿峰骥风旅游网  好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