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神求你快逃 > 第六百五十六章 最适合人间律法的武器
参加书架推荐本书

阿里巴巴crm战略分析_第六百五十六章 最适合人间律法的武器

小说:女神求你快逃作者:唇红字数:5308更新时间 : 2020-09-04 17:25:37
    鸠浅一直用猛烈的言辞刺激五人的时候,一方面是吸引众人的注意力,另一反面其实他还在试探五人对付情况的警觉水平。

    顺便,他还验证了自己一个小推测。

    那就是他们这些人并不具备探查潜伏于空间褶皱中的生命的能力。

    这是一个好消息,这意味着鸠浅有效的隐匿手段又多了一个。

    鸠浅突然觉得他现在纵然没了白虎当靠山,也再一次的占尽先机了。

    司正望着霞仙子离去的偏向,低了低眉。

    “一番美意,终究错付。”司正叹息道。

    “习惯就好了,这些都是小事。美意又不是爱意,错付也顶多只是有点儿让人失望罢了。”鸠浅随口慰藉道,自己在思考要不要带着司正乘胜追击。

    “你是怎么发明他们都不短冖的?我还以为我们和这一群人可以商量。”司正现在发明自己大多特错,他们的目的竟然是那般可笑。

    几个和他司正实力相仿的人联手就想封印地龙?

    司正突然觉得如果他们听由那些人的话去搪塞地龙,这片世界才会完全瓦解。

    钉龙钉之高,司正有幸见过。

    这么高的一座山,加上那么多能够一剑开天的绝世强者也执偾能够封住地龙的尾巴。

    区区几个十境之人,就能封得住地龙?

    司正是一个谦逊有礼的人,此时连他心中都忍不住骂那几人一声蠢货。

    听到司正的愚蠢问题,鸠浅觉得他是在瞧不起自己。

    自己是那种遇到仇人不会留后手的莽夫吗?

    “司正,不是我说你,你有的时候就算不悲观的看待外来之人,最起码也不应该过于乐寓目待那些外人吧?还商量,你区区一百余岁,十境第二层的修为,比他们年轻比他们弱小,凭什么跟他们商量?你有什么资格和他们商量?他们又怎么会看得起你?强者对弱者从来都是俯视,你不懂吗?”鸠浅觉得自己就像是在教导自己的傻儿子一样,有时候真是要佩服司正的天真。

    “他们并没有一来就强者到临,灭绝人间。”司正抿紧嘴唇,弱弱地挣扎道。

    “但是他们中有两小我私家跑到我们的人间滥杀无辜,而其他的几人袖手旁观。这离灭绝人间就差我们两个不抵抗。”鸠浅心说我们要是不抵抗,现在还不知道生财城中死多少人呢。

    “你就报告我你怎么发明霞仙子不短冖就好了,你其他的想法贯注给我,我也不会听。”司正觉得自己是和鸠浅不一样的,鸠浅寡情,但是他却无法这般冷漠。

    “死顽强。霞仙子眼中就没有爱,他看待男人的目光就像我看待那些长相悦目的女人。”鸠浅心头补了一句,另有那些身材好的女人。

    “你是怎么看待那些悦目的女人的?”司正侧目而视,问道。

    “看心情,随便玩儿。”鸠浅不咸不淡地说道。

    “你这...不是君子所为,君子不会这样不尊重他人。”司正本想谴责鸠浅一番,突然发明自己没有资格教训鸠浅,换了翻说话。

    “君子?我活了这么多年了,一共就见过个把几个真君子,其他人自诩君子,实则一肚子男盗女娼。还尊重他人呢,几小我私家尊重过我?我又伤害了几个尊重我的人啊?谈什么尊严,尊严都是世上最恶心的东西。”鸠浅心说尊严就是骗那些人自欺欺人的,哄自己的话,就不要说出来哄别人了。

    世上把任何一小我私家丢在垃圾堆中,他离开垃圾堆的时候都市一身伤痕。

    这不是某一小我私家的错,是垃圾堆的错。

    “不敢苟同。你为什么不挑其他人试探,偏偏选霞仙子。是因为她多嘴,跳出来与你套近乎?照旧因为我给了她拾零,你心有不快?”司正问道。

    拥有拾零,某种意义上迁就意味着在司正眼中的职位相平。

    鸠浅如果因为这一点有些不快,那也是说的已往的。

    但是,鸠浅可不是一个心胸狭隘之人。

    拥有拾零也只代表这小我私家和东方世家的江半枚职位相平,跟他鸠浅照旧低了一个品级。

    “因为她报告了你如何去搪塞罗天女啊。笨伯司正。”鸠浅斜视司正,觉得他真是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还请详解。”司正对着鸠浅拱了拱手,敬重道。

    “你想知道啊?”鸠浅坏笑道。

    “想。”司正点颔首。

    “你先认可自己是一个笨伯,不然我就不报告你。”鸠浅玩心大发,揶揄道。

    “我是一个笨伯。”司正认可得十分爽性,丝毫没有拖泥带水,给人感觉是心悦诚服。

    “哇,这么爽性?一点都欠好玩。”鸠浅大感无味,这司正有个鸠浅很不喜欢的缺点,就是一点抵抗精神都没有。

    不像裴三千,她遇到欺凌,就算力气再小也要用力挣扎几下。

    生气了,就算知道打不痛他,也要狠狠地攥起拳头用力锤几下。

    这是不屈的态度。

    而本该拿起刀不绝地对人乱砍的司正,却只有软弱。

    昔日那个敢于杀官成官的司正已经死了,现在只有一个无能的人间律法。

    “现在你该报告我了。”司正提醒道。

    鸠浅翻了个白眼,说道:“罗天女给了我一种十分诡异的感觉,这种感觉我之后好生思考了一番,就如同阴阳道的那些鬼修尸修给我的感觉。霞仙子不会白白帮你的,她既然知道怎么搪塞罗天女,肯定明白罗天女所施展的咒法的原理。他们一行七人,都修炼到了十境,又不是一个宗派的。一般而言,应该是都留有底牌。既然如此熟知,便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她们的功法同源。唯有同源,方能相知。因此,我猜疑霞仙子这小我私家不短冖。结果你也看到啦,我的预料没错。居然能够轻易地转移敌我的位置。她要么掌握了言灵,要么是熟知阴阳法。”

    “我觉得你这种推测只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如果不是这个原因呢?”

    “不可能不是。”鸠浅万分笃定。

    “我照旧不信。”司正也很刚强。

    “那我问你,你知道怎么搪塞我吗?”鸠浅话锋一转,突然问道。

    司正被鸠浅一问给难到,眉头紧皱,苦苦思索半天。

    半晌之后,他摇了摇头。

    “不知道。我其实不算了解你。原本我以为我和你实力相差不大。但是适才一幕我改变了看法,方才那种危急时刻你都能毫发无伤,换做是我,预计早已束手就擒。我觉得我不是你的敌手。”司正这般说道,心里生出了一丝沮丧,沮丧事后,变得刚强。

    “我们根本是活在一片天地之间,纵然如此,你都不了解我。霞仙子这般了解罗天女,险些是便是一手掌握了罗天女的性命。随随便便地报告你这么一个外人,你不觉得不对吗?有仙界之大,可不是区区一个墨海这么一个一矢之地。九洲之间有空间褶皱,她们的接触应该更少。”鸠浅翻了个白眼,觉得司正脑子是真的不灵光。

    不外也没步伐,司正的生长情况太过于友善,楚人傲和他都没有成为司正的拦路之人。

    不然,司正定会折在他大概楚人傲的手上。

    鸠浅瘪了瘪嘴,觉得司正还没有楚人傲那个家伙能力强,除了对他的打击性低一点之外,简直就是一个猪队友。

    “你比我要智慧。我觉得你更应应当这小我私家间的悬刀之人。”司正恰似咀嚼一番鸠浅的话,以为大对,突然这般说道。

    “可拉倒吧。我虽然讨厌滥杀无辜的端飞和罗天女,但我亦不喜爱这个肮脏的人间。本质上,我和这几个天外之人是一类人。都视弱者的生命于草芥。”鸠浅皱了皱眉,不喜欢司正编织的高帽子。

    “其实,不管你怎么辩解。我都觉得你不是这种人,你和他们不一样。”司正笑道,心说这些年我们虽然是接触不多,但也算是活在同一小我私家间,旦夕为伴,我也不是完全不了解你。

    “你不懂。这些人对付我而言,只是一点点可管可不管的脸面。他们跑到我的家里动手便是打我的脸,就要支付代价。我会让罗天女痛恨跑到生财城制造人偶娃娃。”鸠浅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变得冰寒。

    很显然,罗天女便是他的下一个目标。

    鸠浅最近很闲,手上没有什么事情要做。

    现在他就筹划赶在那个白衣男子钻出大地之前,杀光他身边所有的羽翼。

    “你不认可我也觉得你和他们不一样,你不是一个滥杀之人。但是他们是。”司正摇了摇头,低头笑笑。

    “随便你。”鸠浅挖了挖鼻孔,觉得司正是一个顽强的人,解释不清楚。

    “对了,关于空间,你是怎么知道将人藏在空间褶皱中是不会被发明的?”司正感触于空间之法的神奇,再一次问道。

    “哈哈哈哈,这个还要谢谢那个神魔殿的平胸女,她过来说了几句话,突然使我茅塞顿开。”谈起这个,鸠浅哈哈大笑。

    “详解吧。”司正每一次看到鸠浅笑得这般自然,都觉得自己与鸠浅不在同一个领悟领域,天人之隔。

    鸠浅是天才,而他顶多是一小我私家才。

    “说了你也不懂,我就是突然顿悟了之后让你试一试效果。没想到这五小我私家真的发明不了。”鸠浅怡然自得,心说以后可以带着自己的两个媳妇儿出来狩猎。

    见到鸠浅总是这般小气,司正微微愠怒,但是又无可奈何,只好作罢。

    这就是修道。

    虽说大道万千,条条大道皆可通天。

    但任何一个门路上能走到尽头的人拼的都是毅力与天赋。

    有毅力,大概你可以走得很远。

    但是,一定会有和你一样有毅力然而比你更有天赋的人站在你的身前。

    他会留给你一个难以企及的背影,让你知道大道无尽。

    与这样的人同代,你就只剩羡慕的份儿。

    司正偏过头,发明鸠浅正在眯着眼睛看着西边和南边。

    那样子,就似乎在找那些人的踪迹。

    突然,他开口问道:“你心里是不是很瞧不起我?觉得我很软弱?”

    鸠浅闻言愣了一下,看向司正。

    司正很严肃,眼中有一种决然。

    鸠浅喜闻乐见。

    于是,鸠浅略带欣慰所在了颔首,笑道:“我瞧不起这世间所有的软蛋。”

    司正低头笑了笑,笑声逐渐放荡,最后变得仰天长啸。

    笑完之后。

    司正说道:“其实,我并不软弱,我只是平静的日子过得有些久了。”

    而现在,人间不应平静。

    鸠浅眯起了眼睛,觉得司正有些气质上的细微变革,拭目以待。

    只见司正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右手一翻,一根金刚伏魔棍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这东西......

    是风雪庵的戒律刀。

    “这东西怎么会在你的手上?你把雷狂笑杀了吗?”鸠浅心里出现了一个欠好的推测,问道。

    “怎么会?是他给我的。风雪庵乃是人间正道,我司正绝对不会做那些无理的坏事。”司正瞪了鸠浅一眼,恰似不太明白鸠浅为什么会这样问。

    “你少开玩笑,他连我都不给,会给你吗?”鸠浅心说雷狂笑现在就算是选边站,那也是我的部下啊。

    “不信你可以去问仙群山里头问他。他是觉得我的武器太差了,就将这戒律刀借给我了。”司正手掌一番,在鸠浅打坏主意之前收了起来。

    “他没报告你为何给你?我不信你受人这么好的东西的时候不会问。”鸠浅将垂涎的目光收了归去,悠悠问道。

    司正笑了笑,说道:“他说,人间律法的手上该有一把配得上执法的刀。”

    鸠浅闻言点了颔首,这才对嘛。

    风雪庵的戒律刀:不开封的时候是棍,棍伤人而不杀人;开封之后是刀,刀不伤人而杀人。

    戒律刀是最适合人间律法的武器。

    鸠浅勾了勾嘴角,心说一切终究照旧各归其属。

    这时,司正问道:“你的敌我意识比我的更准确,说吧,我们下一步该如何去做?我听你的。”

    闻言,鸠浅非常惊奇地看向了司正。

    “你确定要听我的?你不是人间律法吗?律法要凌驾于一切人之上才对。不要丢失本心。”鸠浅善意地提醒道。

    “本心依旧在,只是盼返来。我觉得人间现在还不敷宁静,执法没有用武之地,先解决外患再说。”司正正色道。

    “如果霞仙子用拾零威胁你,大概是那些人用人族的性命威胁你,你该怎么办?”鸠浅觉得有些事情得先问清楚,于是这般问道。

    “杀。”司正勾起了嘴角,说道。

    “嗯?杀谁?”鸠浅心里一个咯噔,觉得司正的变革有些过于大了。

    “杀那些威胁我们的人。”司正说得斩钉截铁。

    “那你救不救人?”鸠浅笑着问道。

    “先杀后救,杀就是救。”司正心说这一点我早已明白。

    “好。”鸠浅觉得一切都市顺利起来了。

    “我们下一步干什么?”司正战意熊熊地问道。

    “归去睡个觉。”鸠浅打了个哈欠,向着生财城飞去。

    司正马上战意一熄。



  请记取本书首发域名:wwww.xiaoshuosk.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sk.com
网站舆图蜘蛛舆图
友情链接:嚯棌綾财经网  600015娱乐网  奇点学前机构  26教育网  955251军事news网  奇点提高学历网  炙热框框教育网  熔絾钶新闻网  阿峰骥风旅游网  好升学网